朗九观

写手

青果文志:

我没用过Markdown,感到很羞愧,这让我在陈必面前抬不起头来




在得知我使用的写作工具是txt时,陈必感到很震惊,一脸不可思议,他望着我,眼中满是怜悯:




“Markdown很好用的啊,排版特别方便,你居然没听说过。怎么还有人用txt这么原始的富文本工具,你在外面这么out,你家里人知道么?”




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很惭愧,为此还特别去查了下富文本和Markdown是什么,百科上的资料很长,字体也让我双眼发酸,看了一半便放弃了对新事物的探知。因而至今也没弄清楚这俩儿词是什么意思。




我自我安慰道我这种偶尔打几个字的懒人txt也就够用了,反正我写的东西太烂没什么人看连我自己都不看,并不为错过方便好使的工具感到遗憾,也不认为这会为我的写作技巧带来什么提高。我特别反感“你在外面这么XX,你XX知道么”这种句式,我觉得这很蠢——知不知道干你屁事。我也不喜欢陈必,倒不是因为他的说法方式让我感到尴尬,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实在长得太丑,我对丑人一向很粗暴;次要原因是和陈必比起来我实在显得太懒,这让我感到很不好意思。




陈必是一名小有人气的作家,或者说是写手。我和他同在一个QQ群,又同居成都,因此算是认识。我最初注意到他是因为他一次在群里和人吵架,起因特无聊——有人说他打字速度慢,他很愤怒,歇斯底里地在群里刷屏:




“我分钟二百字,你们看我平时打字的速度慢么?!!慢么?!!”




然后他发了他输入法打字统计的截图。




我瞥了一眼,自惭形愧。又觉得这也能吵起来实在无聊,便不怀好意地调侃他:




“请问您是打字员么,不然怎能如此运指如飞?”




他倒是不在意我的不礼貌,不无得意地说道:




“我打字快是因为我打得多,你想啊,我一天要写一万字这打字速度能不快么?前两天才有人私信问我,说‘陈老师你好,我是大三学生想趁课余时间做兼职,在网上找到了个录入的工作,千字两百,但对方要求先交一百块钱快递费,说是怕材料寄过来我却没干活他们浪费快递费,请问这工作靠谱么。’我一眼就看出这是骗子,呸!纯打字活儿给千字两百,秒杀无数杂志的稿费!”




我私下问了下陈必出一本书的稿酬多钱,才知道陈必真真是挣的血汗钱,从此我看陈必的眼神多了一分敬意——谋生不易,劳动光荣。




陈必出了新书寄了本给我,我明白是让我在微薄大号上宣传下,我没好意思推辞。不过书我翻了两眼嫌太长丢厕所里没看,当然出于礼貌没好意思给陈必说他写得不好。他问我新书写得怎么样,我说我得了种怪病,具体症状是一旦看了超过140个字的东西就浑身难受,为此他感到很同情,劝我早日接受治疗。




陈必请我喝酒,说是二十九岁生日。对此我深感怀疑:正如所有年过四十岁的男人都自称三十五岁,年过三十的自称二十九岁。我也一直说自己刚满十八,带着心照不宣的默契,彼此都没戳破。酒入半酣谈到未来,他满脸通红,把杯子斟满了酒。




“我也知道自己没有写作的天分,也想过找个正经营生好好工作。在我最困惑的时候我女朋友给我发短信:我很喜欢你的文字,要坚持梦想。那条短信我一直留着没删,决定坚持梦想。”




如今,陈必没钱,女朋友也走了。




作者:此何人哉


订阅『青果』微信号:qngoolife


下载『青果』手机客户端:http://qng.im ←轻戳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“”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朗九观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