朗九观

抑扬_葬夏而后沐秋:

#伞修#“我这辈子没什么愿望,曾经想过要和他一起拿冠军,也想把我们受过的所有苦难都变成双倍的辉煌,现在冠军奖杯在我手上,辉煌也加在了我的肩上,却不见他的影子。唯一实现的一个,就是爱他,只是从浓烈变成了一种安静的习惯。也不知道,这辈子值不值。”他说着抬头笑了,眯着眼睛像是在享受阳光,更像是在怀念故人。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朗九观抑扬_Ephe 转载了此文字